{page.title}

时代力作绘就新中国美术图景

发表时间:2019-01-22

  时期力作绘就新中国美术图景

  艺术家们的民族文化自信,更是创造新中国时代力作的重要精神资源,这种自负表现在对中华民族久长古代文化艺术传统的尊重和热爱,对近古代中国文化艺术成就的充足断定,对先驱们创建新中国美术付出的艰苦劳动和探索精神的敬仰和爱惜。愿新时代的美术工作者继往开来,为新中国美术创造更多时代力作。

  传统中国画在吸收文人画、院体画和匠师画基础上,使写意水墨和工笔重彩齐头并进,竞相峥嵘;明清以来日未来趋没落的人物画,由于新社会的广泛须要,再次受到重视而获得发展新机。艺术家们接收和改造西画素描造型,使之与传统笔墨有机融合,塑造了一大批加入社会变革的人物形象,开辟了我国用笔墨语言发明人物画历史的新篇章。山水画一手伸向传统,施展笔墨工笔精力和技能;一手伸向自然,提倡实地观察和写生,恰当利用西画造型手段,造成“以古开今”跟“中西融会”两种不同手法、技巧的艺术风貌,却都各自领有新的时代气息。

  从外来艺术中公平吸收养分,是创造时代力作不可或缺的条件。50至60年代,诚然受外部环境限度,一些艺术家仍然通过各种渠道参考本国古典和古代作品,取其有利教训,为我所用;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对外大门敞开,我国艺术家们占领更加广阔的艺术视线,不仅机警地采用纵向和横向借鉴两种方法吸收外来艺术营养,而且与外界普遍交流。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另一方面也从中外艺术的比较中,知己知彼,更加深刻理解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艺术在世界文化大格局中不可调换的奇特地位,信心为将其弘扬光大而不懈努力。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包括美术在内的文学艺术走过了一段光辉进程,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基本上,根据新中国成立后社会发展的需要,经过反复探讨研究,确破了“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为文艺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综合国力一直提升,特别是经由1978年以来改革开放大潮的洗礼,我国文艺显现出更加繁荣、更为活跃的可喜局势。在中华国民共和国即将迎来70诞辰之际,回忆走过的这段历史,咱们深感这丰盛结果来之不易,并为之骄傲和自豪。

  我国版画和雕塑历史悠久,但若欲激活这些传统艺术情势,一方面要靠社会变更的推动,另一方面则要吸收外来艺术面向现实的创作经验。新中国版画继续和发挥延安木刻和国统区版画艺术优良成果,器重挖掘传统水印木刻技法和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宝库,用以表示沸腾社会生涯,弘扬各地特色,形成全国版画流派纷呈、名师辈出的局面。矗立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雕塑,是集众多艺术家智慧的新中国雕塑开篇巨作。改革开放以来,城市雕塑备受关注,反映主要历史事件的大型留念碑雕塑和丑化城市、城市的装饰性雕塑大量呈现,树立雕塑公园蔚然成风。城市雕塑在我国是新兴事物,因为这门艺术存在媒材多元、传播广泛以及保存时间长的特殊性,雕塑家们在创作实际中逐步意识到必须高度重视作品格量,严格把持“宁缺毋滥”的准则,作品的艺术品德才华不断进步,出现出一些主题赫然、形式美感强、可能传世的力作。

  (作者为核心美术学院教养)

  从欧洲传进的油画技巧,经过我国早期负笈西方研修的一代学子和上世纪50至60年代中期接受苏联专家来华授艺训练以及被派遣赴苏联高等美院学习的青年艺术家的不懈努力,逐渐在我国建破了较为系统的油画教养体制,并通过组织历史和事实题材创作始终提高艺术家的创作才干,形成了一支兼有专业功力和文明素养的油画家队伍。中国当代油画之所以在国外博得声誉,是因为油画家们意识到,只有认真学习西方油画造型、结构及色彩技巧,适当融入中国传统绘画的工笔技巧,扎根中国现实,讲好中国故事,才可能在国际艺坛上有所作为。近多少年来,有数十位画家100余件作品参加的中国当代油画展,在油画传统深厚的法国巴黎和意大利罗马展出,受到当地艺术界和宽大观众的高度评估,认为这些作品既持续了欧洲油画传统,又有中国艺术独特风度。

  在漫长的中国美术史长河中,新中国70年是一个异彩纷呈的历史阶段。新中国美术能取得如此硕果,离不开人民民众当家做主的爱国激情,而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国策,更激发动听民大众为实现高贵强国空想而奋起拼搏的意志、信念和豪情。这是中国艺术家克服重重艰难,尽力攀登艺术高峰的富强能源。为创造时代力作,艺术家深入事实生活,从人民大众中获取创作资源和艺术灵感,真切反应他们的思维感情,传达时代心声。

  一个时代的精神和风采若能在艺术作品中得到充分反映,赢得广大大众热烈反映,便可能成为反响这个时期面貌和精神的力作。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跟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压迫而建立的人民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极大解放了社会生产力,激发了公民高度的政治热情,也激励了艺术家奋力创造精良作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主张,使艺术家们踊跃发掘民族传统资源,努力吸收外来文化有利教训,为新的艺术发现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