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俄日跟平公约谈判“沟壑难平”--国际--公民网

发表时间:2019-01-16

与此同时,拉夫罗夫强调,只管分歧严格,但两国领导人认为实现两国关系畸形化的政治信念是清楚的,这将激励两国外交局部就相关问题继续发展对话和谈判。两国外长商定,如果他们都缺席今年2月的慕尼黑保险会议,下次会晤将在那里举行。

日本外相在与俄外长会晤后向记者表示,日本首相与俄罗斯总统将于1月22日在俄罗斯举行首脑会晤。

俄方:四岛主权问题不容谈判

此间分析认为,此次对日俄和平条约谈判的首次外长磋商从结果看,日俄之间围绕领土问题的谈判“沟壑难平”。

值得关注的是,有媒体此前报道称,日本和美国方面当前没有在上述岛屿(假如俄罗斯向日本移交部分岛屿)进行军事部署的盘算。但俄罗斯在相关地区保险问题上的关注范围远不局限于上述岛屿。俄方在会谈中重点强调,俄罗斯关注美国在亚太的举动,包含在日本扩雄师事存在、安排寰球反导系统等地域军事化举措,认为美国和日本的上述活动对俄罗斯的国度安全构成威胁。

双方立场存在明显分歧。拉夫罗夫在会谈后对记者坦言,双方的出发点是完整相反的。俄罗斯政府的立场是明白的,即日本必须承认全部二战成果,波及到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日本必需否认俄罗斯对上述岛屿的完全主权。

面对无果而终的外长商量,日本方面还伪装淡定,称俄方磋商立场和成果是“预见之中的”,考虑到俄方的破场,日本在磋商过程中始终没有进行反驳。舆论认为,此次外长谈判,让日本对俄强硬的态度有了更大的警惕心理,接下来的和平条约谈判将更加艰难。

据称,会谈开端,俄方就明确表示,欲望日本不要再把南千岛群岛称为“北方国土”,给了日方一个下马威。

日方:始终坚持“无可告诉”

拉夫罗夫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双方正式开始第一轮谈判,但两国的破场仍然存在明显分歧。日本外务省则谢相对会谈发表官方评论。

拉夫罗夫表示,启动和平条约谈判,是为了落实两国元首2018年11月在新加坡和12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高层会面的结果。但正如舆论估计,双方此次会谈很难取得踊跃结果。从俄罗斯媒体有关报道内容看,第一轮谈判象征意思大于实际意思。双方表述了各自的态度,而在具体问题上不任何成果。

(责编:袁昕(实习生)、樊海旭)

舆论认为,一直主张讨回“北方领土”的日本政府,面对俄罗斯不谈主权问题的立场,显示出了俄在对日本谈判中的优势。今后谈判可能会按照俄方基调向前推进。不谈主权,领土问题难有结果,日本的主权诉求可能会最终落空。(记者 孙昌洪、刘洪亮)

此前,日本政府为了推动谈判,曾向俄提议“双方彼此放弃围绕‘北方领土’的抵偿权利,因为俄罗斯‘盘踞’着北方领土”。日本这一做法被认为是在放出探测气球测试俄方的底牌。而俄方认为,日本这是歪曲两国元首所达成的共鸣“加快领土谈判”的本意,日本这么做只能是恶化谈判氛围,制造搅扰因素。

俄罗斯外交部在外长会谈前的11日发表声名称,俄方保持“日本政府必须完全否定包括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领有领土主权在内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解决(日俄和平条约谈判)问题的主要条件”的基本立场。

此外,俄方连续对日方舆论表示不满。拉夫罗夫指出,东京散布的有关“俄日签署和平条约旨在遏制中国”的言论不可接收。拉夫罗夫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本自民党总裁助理的有关舆论是煽动性言论,必须坦率地指出,这不可接受。俄外长略带讽刺地强调,俄方有兴趣知道“日本在对美国这种依靠程度下如何作出自主决定”。

日本媒体14日称,此次日俄外长磋商无果而终,日本方面已经有所预感。外长会谈结果使得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俄罗斯之行收获渺茫。

据悉,日本仍然坚持“两国间存在领土争议”,渴望通过谈判解决签订和平条约和结束领土争议问题。

多年来,日俄之间在领土以及和平条约谈判问题上一波三折,每有进展又被搁置。此前,日本首相安倍在跟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以1956年的日苏奇特宣言为基础推进和平公约谈判达成共识后,让日本认为遇到了彻底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的“百年不遇的机会”,加快了对俄谈判的准备步调。然而,对日俄会谈的相关情况和进展,日本外务省、包括河野外相本人也始终以外交谈判波及国家利益为由,始终坚持“无可告知”。

有报道称,双方在会见中表现,同意就在相干岛屿联合开发问题上进行商谈和配合。但舆论以为,这不过是日本释放的所谓善意,但在双方态度重大不合的情形下,达成结合开发协议的可能性极小。即使双方可能就可能合作的名目清单达成一致,在跟平公约会谈不实质性进展和结果前,这些名目真正进入履行的可能性同样极小。

1月14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办见面时宣布,俄日正式启动和平条约问题的谈判。